湿地管理对策探讨与分析
西游记——我的第一次(5)
老黑专业号 | 2019-11-26

西游记——我的第一次(5

第一次坐车走戈壁,可能因为太空旷吧,总感觉那里面的高速公路很窄,象一条洒满莹光粉的大蛇,在太阳光下闪着残白的冷光,静静的走向无边的深处。

在一处服务区停车方便,空旷的服务区内竟有长长一队人在排队上厕所,我数了一下,包括我们的车在内,总共才四辆大巴,总人数也超不过两百人,连应急厕所都打开了,这在内地是绝不会出现的奇闻(不过,内地的服务区从未见过应急厕所这种设计。)。排到跟前一看才知,男厕所里面才有六个小便池,可见此路平常来往人数的多少。记得连霍高速河南段每一个服务区男厕都有几十个小便池。看来这条高速公路的设计者,根本就没有预估到竟会有将近两百人同时光顾这个服务区。

IMG_20191010_072409_看图王

从银川到额济纳,据知情人士介绍有近八百公里的路程,能见到的马群、驼群和羊群(三个为一群吧,多者不限。)屈指可数,牛群从未进入过眼帘,我见到的牧羊人没有超过三个,没有见到过蒙古包,也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。草地稀疏,草丛低矮,品种也很少。石砾缝隙间长草已经是难能可贵,营养奇缺可想而知,怎能要求品种多样化和茂密高大呢。草叶艳色也不是很绿,很有点儿象缺水到仅能维持生存的那种艳色。那种现象黄土高塬上只要细心就能见到,就是绿白混合起来似灰又绿的那种感觉。大树,不能说没有,但绝对可以称得上风毛麟角。不是我悲观,更不是有意贬低此地的幸福生活指数,实在是真实感觉,进入眼帘的就这些。难怪几百里地难以见到人间烟火。

得感谢现代社会给予我们的条件,近千公里可以在十几个小时内顺利穿越,且只要沿着路走就行,不会有方向性的错误,何况还有导航的指引。这要是在科技落后的中国,那真是不敢想象。看起来上世纪中期罗布坡科学家失踪,并不是危言耸听。许多沙漠旅行的残酷描述,并非捕风捉影。

借助现代科技,享受不一样的生活旅行经历,着实得感谢共产党的英明领导,感谢祖国一日千里的经济发展,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,没有国家富强的经济实力,没有退休后的衣食无忧,就不会有今天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想看什么就看什么,想看戈壁风情也能轻松如愿。

IMG_20191010_075323

太阳在地平线上看不到的时候,我们来到了客济纳,这是一个有河流的小城,能看到楼上楼下的灯火,楼没有内地小城那么精致,多为五六层高,行道树和内地城市区别不大,但品种不太一样,路差不多,有快车道慢车道和人行道。

我们住的地方是两层楼,十几平米的空间放了六张单人床,每夜每床七十元。领队说,就这条件还是提前预约的。没办法每年这里只有半个月的旅游旺季,在这半个月里这里的人说啥就是啥,愿来就得做好被宰的思想准备。住宿安排好后上街遛了一圈,饮食确实贵的让我有点儿吃惊。

额济纳胡杨林景区有两个,一个是政府开发管理的,里面有八个景点也可以叫八道桥,票价两百四十元,第八道桥贵,如果不看只须一百九十元。一个是近期私人开发的景区叫大漠胡杨林景区,票价一百二十元,领队提前预约每人九十元。因为是松散管理,大家可以自愿选择,其风情大同小异。我们这个队里有人想去额济纳景区,理由是来一次不容易,有人计划只去大漠胡杨林景区,经济,树、河、沙等景区基本要素都具备,领略一下异域风情而已,过多浪费没有必要。有人则要全看,理由是不留任何遗憾。这个团队就是这么任性,谁想怎么着都行,但必须尊守时间规定,第二天只有一天时间。

我们去的是大漠胡杨林景区,这里有一条弱水河,胡杨树就是在这里创造生存奇观的。

第二天晨光曦微的时候,我们就在寒风凛冽中来到了弱水河畔,一下游览车,我就近不及待地迎着太阳照了一张照片,背着太阳照了一张照片,并同时把胡杨林的形象印在了心里。
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老黑
简介: 我是一个从事湿地工作的新兵,对湿地的认识非常浮浅,通过一段的学习和工作实践,我认为湿地在人类的工作和生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她和海洋、森林所组成的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,为我们的生存提供了保障。 ...[详细]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