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地管理对策探讨与分析
木木立絮话——春夏娇情
老黑专业号 | 2020-7-17

木木立絮话——春夏娇情

mmexport1592697551627

春风呼唤时,我打开了坊间的一扇窗户,随便那些天地缱绻时留下的五彩长卷,任凭自己的意愿流进了我的眼帘。我也确实没法拒绝,那种美的境界,我做梦都想拥抱。

那么多从未有过的震撼和惊叹,像漂移的白云如翻卷的浪花,梦幻般的在我的意识和视觉里闪转腾挪,使我非常情愿地让她们勾魂摄魄。那种求之不得感受践踏和蹂躏,有点儿欲醉欲仙。我已记不得那时有没有思想,现在想想,那时就算有个性的见解,也一定是情感被绑架后的情非得已。

我对那些珍品的鉴尝,几乎全是囫囵吞枣,因为我的感觉反应灵敏度,无论如何也赶不上那些顺其自然的计算。但那些不可名状的妙趣以及无法复制的惊艳,却在我心里划出了一条难以平复的沟壑,让我馋的垂涎。

感觉风停的那一刻,白云不翻卷了,只是悠悠的,把不曾赐予过的浪漫,盖在那些红绿上面。那画廊里溢出的真谛真的可以让人向往,我在仰视中专注凝望,被一片幼嫩稚黄推进了自然的理想。那诗一样的韵律里有一种声响,仔细辩听,似乎应该是对这幅画的概括:我想,这不是概念。

波浪也温顺的卧在湖面,仰望着那些人面桃花,猜想着,清风朗月的脚步,此时是否已走近天涯。我抚一片绿叶,窃想,此时说爱,是否已显得淡寡?

翁醉了又醒来,不是那香不醇,只是那些浓淡飘来,把“海市蜃楼”写成了真的存在。应该把她们刻进记忆的深处,标榜成生活艳遇的经典,做为美与艺术圈点时依据的样板。

mmexport1592697561442

山川逶迤,苍茫叠翠,淹没了洛河岸边那丛带着清香的春兰。我问过双龙湾,隐居伏牛多年,是想黄河了吧。因为谁都可以看见,两地缭绕的灵气,已经凝聚成了崤函,怎么会没有岁月依依中的眷恋。

哪儿本来就是你的家院,山角下的几片塬,几亩田几亩园,几个发小的欢笑声回荡在沟壑间。去东凡,去张村,去张汴,去春花秋叶可以凝成诗篇的甘山。

从仰韶走来这五千年,风雨里的坎坷,阳光里的喜欢,方块字虽然简略却喻意深远,遗憾的是,已找不到丢失的许多瓦片和竹简。还是这一方土地,怎能忘,无猜稚幼的狂欢。

试曾听过一段传言,空箱寺外有过不至一次的安国论谈,切不说是不是山野匪闻,难道谈到了唐朝的贵妃?汉时的飞燕?时去也,春秋没完。“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”名誉天下的典故,该不会就是在陕州城外的黄河岸边?

函谷关里的钟声低沉,却能在雾霭里翻越千山,《道德经》,有可能被春秋里的风霜雨雪沦为断壁残垣,可“桃林”的故事依旧在民间流传,“洪农”河水还在流淌,我们看见的迷人风范,不依然在发扬中承传。

我知道,她可能守望家乡的山川河涧,也可能被迫经济的洪流,走进富庶的庭院,可崤函诗韵却是她不移的骨风,标榜着“道德经”的传承,是民族和国家固本立身的道义真传。

风雨来去,蕴酿着生态进化,一代代生命的重塑,使多少精彩在日月轮回里美轮美奂。流水会永恒往前走的,何况她们本身就是河。

mmexport1592697571393

夏天还是来了,象年轻的帅哥一样,没有想那么多,风风火火的,情急中带点儿青涩。细心的人都能看出,那稚黄还没有完全变得深青,就踩着雨一样的落缨,听着不甘风尘的呻吟,信心满满的要编织一段荡气回肠的生命。

不能怨清流,何以在深谷丛林中生成,因她们为各自提供了存在环境。不能怨水湿控制的区域,总有绿叶和鲜花伴行,因为缘份和需求就是一份合同。为什么不能随心所愿,为什么要挣扎前行,从认识中走来,依大众共识前行,有何惧之?

那条沟好深,谁也不知道她走过了多少世纪,有记者说她变了,说那矗立的黄土柱子上,不仅印满了自然花开,还有帅哥俏妹那百看不厌的样子。在春夏秋冬反复重叠的岁月里,花果轮回都是为了那一颦一笑,一投手一举足。在桃杏梨欢笑的时候,她看到的是赤裸裸的纯洁,所有的玉白红润,在石崖,在土坡,在沟谷,祈盼着深情的投怀送抱。那些春花精萃,伴着清风轻吟,伴着流水听琴瑟和音,就是为了招降带着希望的灵魂。

我看见了,她在抚慰那些藏在绿叶里的青果,还有,已觉得不堪重负的枝杈。你觉得那是她的心意吗?我欲乘风而去,在知识的海洋里搏一次,她写那一首诗的真正含意。没有走进已感到馥郁芳香几度醉人,很享受荫凉里吹来的那一股风,比亲情招待心情爽快,身体轻松。让视觉尽情徜徉吧,所有的姿态都是一种表示,你可以想到的很可能就会到来,感觉不是空穴来风,每一个问好,每眨一次眼睛,都是一次心灵相通。

mmexport1592697580601

春风去了,看了天地一回,在视觉里搅起风波的,都是七情六欲么?我想了几个晚上,是一个人哭着来,几个人哭着送你走这么简单么?在这其间,你是不是为了别人的过错,气的暴跳如雷过无数次,是不是有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也要为别人赎过?几十年的阅历,你认识你自己么?真正的让自己服从过自己意识吗?

夏天的急风骤雨,那所谓的激情澎湃唤醒过你深埋的人性么?敢坦坦荡荡的把每一个人生阶段的心迹拿到有人的地方晒晒么?有人癔猜过,越处高处的人不可示人的秘密越多,越光明磊落坦诚相待的人,即便趟过人生这条河,也是浑身伤痕平平庸庸的。

多少人都说,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其实都是,过来了,不理解又如何。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