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地管理对策探讨与分析
木木立絮话——那条路(7)
老黑专业号 | 2020-10-31

木木立絮话——那条路(7

嫂子走了。别人和她之间的所有恩怨,从此戛然而止。

她的儿女们五体投地的在灵前痛哭着,沿袭着乡规民俗中孝子孝女们的哀悼仪式。说心里话,不管他们的母亲活多大岁数,对别人有多么的不讲理、不近人情,他们都舍不得他们的母亲离他们而去。正所谓,天下无不是的父母。对于孩子们来说,来自父母的唠叨和嗔怪,失去时才感觉那是多么珍贵的幸福。

我围着她的棺材转了一圈,心里五味杂陈。我不是在向她示威,她活着的时候,已经原凉她了。现在只是带着一丝怜悯来致哀,看着略显简陋、材质带着湿气、油漆不太精致的棺椁,心里有点儿寒凉,她争强好胜了一辈子,灵魂离开肉体的时候,也只能听别人说任别人做。

按她的信仰归宿,她认为她一定可以上天堂的。现在我和她的徙友们都说,她真的是上天堂了,眼睛看不见,心里只好那么想。哪里是她和她的徙友们追求的终极目的地,她以为她的功得园满,毫无疑问会步入天堂,就象中国人准备多少年移民美国一样,可以尽情享受人类优越资源的配置了。我说她可以上天堂,是因为她有可能忏悔到应有的境界了。她的徙友们呢,看他们诵经和唱诗时的表情严肃劲儿,有可能也是如此认为的吧。

人,是一个复杂且又不完美的个体,从无知到有知,可以说,即便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,他的学习,他的修养,他对事物理性的认知和判别,也是有缺陷的,只是更接近理性而已。他有思想,有情感,有遗传和环境造就的秉性,遇到事情时又被本性控制着,所以处事很难公平合理。我不想侮辱人,“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”,就是人的共性。

我不懂教会授洗时的规距,是不是要和政府管理干部一样,填一张履历表,说明一下以前的所做所为?嫂子坦诚告知她以前的所做所为了吗?

教徙们诵经还有一种说法,人生罪业深重,祷告就是为了赎罪。罪赎完了,就可以抛弃人间的纠纷上天堂了?真的是这样么?不是自欺欺人?真要能这样,何必要以法治国,何必要判刑?世界上这么多国家,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是以这种说教治理的。这种救赎方式要比坐监狱的改造方式文明多了,也不用枪弊人了,难道几十亿人中,公认出来的佼佼者,都不喜欢这样的文明?很显然,说教,忏悔,信仰只是人生感悟的一种方式,可以影响人生去向,并不能完全约束和改变人性。

生活在天堂里是什么感觉,没听人说过,也没有看到过文字叙述,可能进天堂者,都是一去不复返吧。只能凭想象,那里住着上帝,是一个终极快乐的地方。也许她和佛教里的“西方极乐世界”一样吧。

我想深究一下嫂子思想灵魂要去的地方,告诉那里的管理者,她的思想意识太随性了,确实需要再锤炼锤炼。如果她的思想再丰富一些,意识再宽容一点儿,也许她的人生就会更完美一些。

嫂子在我们那一片是名人,因为家务事强势而闻名四邻。嫂子成名的原因有很多种,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种,一是哥哥性格软弱,脑子反应慢,嘴也说不上来,遇事不会使巧沟通解释。二是父母太爱哥哥了,给哥哥组建一个小家庭实在是太不容易了,庭经济条家件不太好,不管自己受多大委屈,处处都忍让。最后母亲在长期抑郁心情的影响下得了不治之症,五十多岁就含恨离开了我们,当时我十七岁,大妹妹十四岁,小妹才刚刚八岁。恨哪,发自骨子里的那种恨。四十多年深恨难消,和哥哥一家根本没有来往。媳妇和孩子户口离家后,还把父亲留下的遗产——一所院子卖了,以示决裂之心。

后来,嫂子也熬成婆了,可是媳妇带上她唯一的儿子搬出去住了,说是租地养鸡不得已。后来不养鸡了也没搬回家住,至到嫂子去逝都是她和哥哥守着他们盖的那所院子。她的儿媳妇没有继承她的为人处世法,而是独创了自己的家庭和睦法,使人格和名声都上了一个她不可能上去的台阶。

我退休后,一切很快都淡化了,亲情恋却分外突出了,哥哥时不时的会出现在我的意识中,回家上坟路过哥哥家门口时身不由已就走了进去,可能是血浓于水吧,哥哥的言谈举止让我感到非常温暖,嫂子也是高接远送。当时就想,不管嫂子是不是虚情假意,哥哥可是一奶同胞啊,还是把过去的放下吧。之后,几乎每年都要去看哥哥。

在处理哥哥以后的生活问题时,侄儿媳妇有一句话令我震撼:我忍了几十年了,以后不会再忍了。嫂子一去,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了。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