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地管理对策探讨与分析
木木立絮话——那条路(10)
老黑专业号 | 2021-1-7

木木立絮话——那条路(10

我要学做人,几十年了,一直在人海茫茫中寻找可意的佼佼者。经过无数次的选择与否定,到现在心灵里都没有一个完美的模特。期间,务农的,做工的,搞技术的,官场叱诧风云的,都占据过心灵里的那个位置,最后,都因为我的原因,被冷落了。芜杂纷繁中的迷茫,让我在知识积累和生活经历过程中愈加不知所措,人生这条河,彻悟是不可及的,期望一点晨曦也是那么难。

可能,我的思维模式,就象世人对我的评价,“忒老实了”。言语之间,我感觉似乎有讥讽和看不起的意思,可我没有充足的理由据理力争,别人也不屑与我辩个子丑寅卯。我一直都想不通,社会不是在提倡“做老实人,办实在事”么,为什么“忒老实”会有如此不堪的境界和遭遇?

难道人生这条河就是黄河,浑浊的除了表面放荡不羁的性格,里面什么也看不清。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就是人性传承的一种暗示,黄河五千年文化的积淀,也是逻缉思维的一种告知?坦诚、爱善、光明磊落只是人性的一种修缮?

人生这个扣,我真的解不开。不想的“难得糊涂”中,我不知道舍得什么,是人生追求的境界。不知道放弃什么,可以轻松走向人生的巅峰。所以,走来的路上,我放弃了一种信仰,因为在我狂热追求那种信仰关键时刻,狭獈的人性巨然可以在那种信仰的范畴内任意妄为,所以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那种虚伪中光华人生的追逐,建立了我认为最佳的自然人的做事原则——坦诚、爱善、光明磊落。舍掉了可以得却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那种拥有,尽管心中明白世事如此,可我就想对得起我。

在我的记忆里,父母给予我的,到现在一点都没有抹去。他们为人坦诚和爱善的行为举止,让我仰望了几十年,总觉着做的不够,好象小溪带着白云流去,意犹未尽。

我知道,我是父母的影子,学做人,只能是锦上添花,否则,宁可不完美,也不玷污原来的秉性。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