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地管理对策探讨与分析
木木立絮话——岁月如沼泽
老黑专业号 | 2020-6-21

木木立絮话——岁月如沼泽

  IMG_20200613_083907

岁月如沼泽,跋涉其中,那些“稀泥烂草”,不知为何要又吸又拽你的腿脚,不知是爱是恨,还是可惜你短时间走完设计好的路程。总之,每迈出一步都非常吃力,直感觉往前走的春秋,好难好难。

好在不经意间,有可爱的嫩绿,五艳六色形状新奇的花朵,浓淡都宜的芳香诱人,才让我不断的充电加油,不辞辛苦劳累坚持跋涉,越过不惑看破红尘,真正有了一切皆空的感觉。

我已跋涉了一个甲子了,尽管有看不见却源源不断的精神支撑,其憔悴境况亦可想而知。但说心里话,我还是想再往前走一截儿,不为那些花花草草,就是想试试父母给的这些物件儿,质量到底咋样。这就是岁月不舍我,我也恋岁月的切入点儿啊。可是太阳和月亮就是不慢些走,我还没来得及细品呢,那一轮就过去了。天地转光阴迫,傍着一起走,不仅有累,还有些许不甘。

每时每刻都感觉累,五脏六腑都乏力,所有的身体连接处和神经有感觉的地方,只要运动都不象从前运用自如,哎,真是不中用了。但我还是得感谢父母,这些零件都六十多年了,风吹日晒恩怨情仇的,凑合着用,虽有小恙,可快乐还是贯穿在生命的时光里。

当然,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学习生活,在所有的圈里寻找比较经济适用的方法,去追求轻松和快乐。这不纯粹是为了光宗耀祖给父母争气,还想检验一下个人修为对生命活动及其零部件的影响。

对“放下”和“糊涂”有了一点认识以后,深谙做一个“聋子”“瞎子”“傻子”的妙处,但不可能彻底“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”,因为就算你不管怎么装聋做哑躲避,总不能脱离人间烟火吧,所以还是时不时的有事找你緾你,让你无可奈何的在应付中给精神和生理寻找障碍,燃烧掉有限的生命延续路程,没有好的办法,明知是坑也必须得跳,这可能就是人生隐有定数吧,所以觉着面对的岁月好沉。

应该说,个人修为在这里要起作用了,要是心理有余合理应对,非旦生理少有痛苦,还能减少不菲的生活成本呢。

有些时候,不管我如何悠哉,把太阳和月亮都走成了记忆,把风雨霜雪都踩进了流年,还是无法把曾经的忙碌,也就是难以磨灭的“恩怨情仇”,编成童话一样的,可以成人之美的文章。我曾努力过,不过总是难以释怀。

虽然已知道懵懂的思维和认识,生活已将她演绎成啼笑皆非的笑话,我还是无法让那些曾经奔波的日子,淡出我已渐昏花的视野。不管那些曾经是青涩留下的痕迹,是侥幸留下的荣誉,是无奈留下的经验,却确实刻画了一个真实的我。实实在在的,无所谓好,也无所谓坏,这一生,没有走出人无完人的经典总结。

我想,我现在完全可以舍弃曾经的追求和获得,让清醒和似是而非的往事,都成为糊里糊涂的小说,别让那些折磨和重塑,走近已经不堪重负的我。不是我输不起,而是我已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,我就想再看几次太阳和月亮,体验几回风霜雨雪的味道。

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不信想象里的胡说八道,也不想进什么天堂,更不想救赎自己的灵魂。灵魂是以往行为痕迹在他人认识中的评价,是人生没有文字的鉴定,已刻进不能改变的行程中,诵几遍哄人的文字就能救赎,扯淡。只想面对现实,用忠孝节义和礼仪廉耻的要义斧正以前约束以后,尽心尽力做好一个人,坚持初心走完最后一公里。

想过也做了,来到流动的水边,拨开漂在上面的浮物,掬起一捧可以当镜子的液体,看看里面有多少灯红酒绿,有多少腥风血雨,有多少善缘恶果,有多少庸庸碌碌,可是我失望了,那里面没有书中的方块字,也没有醒悟者的真容和箴言,只是不停地从指缝间流出,落进草丛旁边的黄土里。乍看还有点不同,渐渐的,让风和阳光造成了大同。

有一天,鬼使神差把我带进了一个从未认识过的境界,哪儿好象是一片树林,有树,也有草丛,却没有声音,没有蝉鸣,没有歌一样好听的鸟叫声,就连风也躲进了深深的林荫里,鼓不出诗韵一样的琴音,只有轻微的腐味儿从脚下的枯叶缝隙里,漫漫的蒸腾,让我感觉到我的生命还在运行。那里有很多生命,却根本无法沟通,可能那些生命都在论道,都在阐述生命如何运行的哲学,有精僻的道理可鉴,可我就是无法逾越,这可能就是人和我的定数吧。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